王羚
  北京市昌平區的張萍正在痛苦的糾結中。她和丈夫都不是獨生子女,屬於典型的“雙非”,而且都在事業單位工作。儘管她渴望給兒子再生一個弟弟或妹妹,卻不敢輕舉妄動,一直在默默等待政策放寬。
  “上半年申請單獨二孩的人裡面,有一些使用的是偽造的材料。我們查得很仔細,這樣企圖矇混過關的,一旦查出就會退回。”近日,北京市某區計生委一位專門負責審批二胎指標的工作人員告訴《第一財經日報》。
  這位工作人員說,偽造材料的原因之一是他們本來不符合單獨二孩政策,想渾水摸魚,名正言順地生二胎。但他拒絕告訴記者偽造材料人員的相關信息。
  二胎申請指標作假背後,是單獨二孩政策實施之後在二胎指標供需上出現的錯位:想生的沒有資格,有資格的不想生。
  “絕對不要,我倆根本都沒想去申請(二胎)的事。”家住北京市西城區的李文沒有絲毫猶豫。32歲的李文是獨女,符合北京市單獨二孩政策。她堅決拒絕再生二胎,理由很簡單,“不想活得太累,孩子有一個就行了。”
  李文的想法在單獨夫妻中不是個例。根據國家衛計委的統計,今年上半年全國符合單獨二孩政策的1100萬對育齡夫妻中,提出再生育申請的僅有27.16萬對,其中已批准的有24.13萬對。
  符合再生育政策的人不願意生並不是新鮮事。中國社科院人口學者鄭真真曾經在江蘇省做了五年的跟蹤調查,結果發現符合單獨二孩生育政策的群眾中真正生育了二胎的僅有三成左右。絕大部分人以經濟壓力等為由放棄了生二胎。
  造假材料申請二胎指標的事,張萍從來就沒想過。
  她身邊很多80後、90後的年輕人都擁有生二胎的資格,但是聊起來卻大都表示不願意要二胎。
  北京市衛計委今年初曾強調,如果有人在申請單獨二孩指標中被髮現作假,計生部門不僅將取消其“單獨二孩”申請資格,違規超生者還將處以最高80萬元罰款。
  天津市則明確規定,凡是在單獨二孩指標申請中弄虛作假的,要依法追究法律責任。儘管如此,仍有人甘冒風險、費盡心機去做假證明,騙取二胎指標。
  中國的計劃生育政策從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開始到現在,已經實施了三四十年。從雙獨兩孩到單獨二孩,計劃生育政策正在進行分步微調。在多位人口學者看來,這樣的調整步伐相對於目前中國人口結構面臨的嚴峻問題來說過於謹慎了。
  中國人口從數量上來說,還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國。但在世界第一的名頭下,結構性問題的真相已經顯露出來。
  根據第六次人口普查的數據,目前中國人口的總和生育率僅有1.2左右,處於超低生育率水平,大大低於2.1的世代更替水平。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生育率更低至1以下。0~14歲的青少年占總人口比例僅有16.6%,按人口學標準,處於嚴重少子化。老齡人口則迅速提升,並且進入加速老齡化的階段。
  更為嚴重的是,三四十年嚴格的計劃生育政策使得中國人的生育意願發生難以逆轉的變化。人口學者顧寶昌、蔡昉、梁中堂、王豐等在多個場合表示,低生育率一旦形成,再想往上提升非常難。生育政策調整對生育率的影響並沒有想象的那麼大。
  蔡昉9月4日在一次演講中表示,生育應該成為一個家庭的決策而非政府的決策,他呼籲政府加快生育政策調整步伐,以取信於民。
(原標題:有人“作假”有人拒生 二胎指標“供需”錯位)
創作者介紹

創意傢俱

yd91ydsgt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